深化民族团结进步教育需进一步遵循规律凸显进步

2017-12-20 来源:中国民族报 作者:严庆

编者按:我国历史演进的特点,造就了我国各民族在分布上的交错杂居、文化上的兼收并蓄、经济上的相互依存、情感上的相互亲近,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的多元一体格局。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是历史上中华各民族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方面交往交流交融的过程中形成的。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民族团结是各族人民的生命线。”本期《民族理论大家谈》将围绕民族团结进行讨论。

新时代,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走向胜利的时代,是国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时代,是全国各族人民实现共同富裕的时代,是全体中华儿女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时代,是我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国民荣誉感升腾的时代。新时代要求国民更加团结、民族更加团结,要凸显社会更加进步、民族更加进步,因此,必须深化民族团结进步教育。

从多民族国家建设的角度讲,民族团结是相对于隔阂、分裂而言的,旨在实现民族关系和社会关系的合和。民族团结具有多维意涵,从意识层面讲,民族团结是一种主观的、对主体具有能动性的认知、态度和情感;从行为层面讲,民族团结是一种友善、良好的族际互动;从社会关系的层面讲,民族团结是多民族社会关系和睦与友好的状态。从多民族国家发展的角度讲,民族进步是相对于落后、差距而言的,强调的是各民族的发展,包括民族的自我审视反思、观念更新,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积累等方面。民族团结与民族进步统一于我国的民族团结进步事业之中。民族团结进步意识是形成民族团结进步行动、民族团结进步局面的始发点,而民族团结进步意识形成的主要途径则来自于民族团结进步教育。

一、不断深化:遵循民族团结教育规律

深化民族团结进步教育,就是要深入研究和把握民族团结教育的规律性。一是在认知上,深入研究民族团结从意识到行动,再到状态的发生发展机理,提升教育时效;二是在发力上,深入到民族团结教育主客体的内心,真正触及心理,提升教育实效;三是在操作上,防止刻意将民族因素从其自然嵌入的经济、文化、社会领域中抽离出来,将不同领域内蕴含的民族因素表面化,避免教育失效。

深化民族团结教育的关键在于防止简约化。简约化是一种认识论和方法论,即旨在把错综复杂的东西还原为较简单明了的东西。民族团结上的简约化,就是把复杂、精细、深入、长期的民族团结教育简单化,把重点放在教育规划和活动上,而忽视民族团结从教育到内化的规律和实际效果。

民族团结主要分为政治层面的民族团结和社会层面的民族团结。政治层面的民族团结凸显为政策性,即民族团结是指不同民族为了共同的利益和目标在自愿和平等的基础上的联合,是马克思主义处理民族问题的根本原则之一,是干部群众应当遵守的行动准则。社会层面的民族团结则体现为社会行动,即个体、民族或社会达成和睦友好的群体性行为与交往方式。简约化更容易表现在社会层面的民族团结上,最突出的表现就是认为只要开展了民族团结活动,就能迅速产生团结的效果。例如,认为只要开展了“手拉手”活动,参与者就能达致“心连心”的成效;认为只要有了一定的形式和活动,就必然会产生预期的效果。简约化的其他表现还有:把长期、深入的工作需要,简化为一年一次的集中活动和运动式的风风火火,而不是持续发力、润物无声;无视民族团结工作客体的差异和现有条件、基础,采取一般性方式方法,确立过高过急的目标;单纯依靠民族工作部门自上而下的做法,不注意培养和运用社会力量;把经济发展视为解决民族问题和促进民族团结的万能钥匙,不注意精神层面的建设等。简约化的结果通常导致形式主义。

导致简约化的主要原因在于不能遵循民族团结态度、情感、能力内化和积淀的规律。民族团结教育活动追求的直接结果就是不同民族成员之间形成交往心理上的信任、亲和,克服族际交往中的怀疑、猜忌、敌意等负向的情感,培养和增强族际交往中的友谊感、信赖感、亲密感,而这些心态、态度和情感的生成是一个复杂的过程,甚至会出现反复。有了民族团结的认知、态度和情感,才会有进一步的行动。

民族团结教育的成功在于深入内心。克服简约化的关键在于避免民族团结教育及活动的形式化、表面化,实施民族团结教育要精心设计方案,精巧选择素材与载体,确立燃情点、融情点,让参与其中的不同民族的成员受到情感的渲染、洗礼与激荡,从而内化为正向的友好态度和情感认同,乃至突破阿尔伯茨所定义的有界团结(Bounded Solidarity,指一个民族内部成员根据共同的经验形成的一种归属感)。终归来讲,民族团结工作和民族团结教育都是需要用心、精心、走心的事业,正如习近平总书记讲的:民族团结重在交心,要将心比心、以心换心。

二、凸显进步:紧跟新时代发展主题

全面发展、综合发展、充分发展、均衡发展是新时代的主题,这也决定了要凸显民族团结进步教育中的“进步性”。进步性,一是体现在各民族发展方面,具体表现为各民族成员观念更新,积极进取,求变求新,崇尚科学等。二是体现在民族团结状态的向上、向好方面。

为了保持民族团结“进步”的态势,就要克服民族团结的庸俗化。民族团结既包括民族内部的团结,也包括民族之间的团结,还包括国民意义上的中华民族大团结。民族团结的庸俗化,一方面是指为了维护民族内部的团结不讲进步,不愿批评民族内部出现的一些不好的现象,只讲一团和气,不讲原则、立场,缺乏批评和自我反思、自我觉悟;另一方面,是指为了强调进步不讲团结,尤其是在不同民族成员之间出现了认识差异、价值分歧之后,一味指责、贬低对方,受指责和贬低的一方则点火就着、不依不饶,缺乏彼此之间必要的尊重和谅解,缺少善意的、开诚布公的劝导与引导。

讲团结离不开讲进步,团结和进步一直相伴相生。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进步是指从民族隔阂走向了民族团结,民族关系发生了质的进步。在少数民族地区社会改革完成以后,剥削制度被推翻,剥削阶级不复存在,民族内部和民族之间的阶级对立消失,各族人民在政治上、经济上实现了翻身,成为社会主义的劳动者。旧社会的民族关系,转变为各民族劳动人民之间的关系,也就是社会主义民族关系。在社会主义建设中, 进步则表现为各民族追求向前、向上,从民族素质、思想观念、精神面貌到经济社会各个层面,追求发展和提高。通过克服错误的思想、观念、认识,消抑狭隘的民族心理、克服消极保守的意识与观念,以实现不断进步。在民族内部和民族之间坚持团结—纠错—团结的原则与方法,彼此从团结的愿望出发,纠正不利于团结的错误,进而深化团结,巩固团结。团结的品质因为增进了解、消除误解、加深理解、达到谅解而得以提升。

追求进步也要采取团结的态度与方式。一段时间以来,围绕着消除极端主义影响、遏制清真泛化、区域性维稳等议题不时产生网络舆情,一些网友采用简单、偏激、一味指责的话语发表看法,导致围绕民族、宗教等议题产生情绪对立,伤害了一些人的感情。不同民族成员之间对待认知上的差异问题、对待保守和落后的现象,应当坚持团结—批评—团结的原则,采取民主的、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方法去解决,通过平心静气、诚挚的交流去沟通,讲科学,辨真伪。

而对待极少数分裂主义分子,则必须态度明确,予以彻底的揭露。在新疆,一小撮民族分裂分子、宗教极端分子、暴恐分子,打着宗教的幌子、披着民族的外衣,宣扬宗教极端思想,制造丧失人性的暴恐事件,无情地破坏民族团结。为了在反对“三股势力”斗争中实现民族内部团结、各民族团结,各民族干部群众与社会各界用正义的声音、统一的步调发声亮剑,这既是民族团结也是民族进步。

在新时代,我国各民族间的共同性因素将不断增多,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也将更加频繁、更为深刻。新时代为深化民族团结进步教育提供了良好的环境和基础,深化民族团结进步教育也为新时代的各方面建设发展提供了保障和动力。

【本文系中央民族大学少数民族发展事业协同创新中心民族团结理论与政策研究平台成果。】

  


精彩热点

排行榜

版权所有:福建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 0591-83701727 邮箱:master@fjskl.com.cn

闽ICP备150017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