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鹿鄂温克人的故事——鬼的故事

2017-01-1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孔繁志

    故事是这样的。那是深秋的一天,一对新婚夫妇牵上十头驯鹿出猎,在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到达了目的地,他们把倒塌了的纠库恰(1)重新支起来,丈夫帮她围上纠库恰的下半截,就急着蹲碱场了,一堆的活儿全交给了媳妇。

小主妇天生有着勤快、利索的双手,十头驯鹿的绊腿棒(2),很快也一节一节地截出来给每一头的驯鹿脖子上挂上,而后才放开它们。

  随后,小主妇一边照管驯鹿,一边在他们附近砍柈子,然后将柈子一趟趟地背回纠库恰。

  这时,太阳落山了,最后的光线仍在远处高山的山脊上闪烁。

  小主妇点着火,一手拿水壶一手拿肉锅,去河边取水。

  因为乍到一个陌生地有些胆怯,又急着做晚饭,她返回时走得很匆忙。这时,一个奇怪的声响吓到了她,那声响像是一个大猎物踩断了枝丫,还像强有力地抛出的木棒重重撞击树干折断的声音。

  然后,她看见转向小河沟深处的旧小道上走来一个人,一晃被小道两边的小密林挡住了。于是她加快步伐往回走,一边自言自语:“看,他都回来了,我还没烧开一壶水呢。”

  她急急忙忙地回到纠库恰,烧水、烧肉干、煮肉条,在火边上烤上一个尅列巴(面包)。这样忙活了一阵,她直起腰,踮起脚尖从围了半截的围子的上面往外看,估计自己的丈夫快到了。

  此时,人已经来到纠门前的大树旁,正吃力地够着大树枝丫,在挂敖克温(3)、背夹子和枪呢,是一位从来没见过的玛塔(4)。

  小主妇热情地走出门外问好。

  玛塔伸出手友好地向小主妇问好。

  小主妇握住这人的手,感觉却像冰块那么凉,触到自己的手上传来透骨的冰冷。她再仔细观察这个人:蓬乱的头发落满了秋叶,几乎是粘在头皮上;冻得没有血色的苍白脸上,一对发呆的眼珠像冰块一样停滞在眼眶里。热情好客的小主妇以为他的衣服单薄,又是深秋时节寒冷的傍晚,一定是又冷又饿,于是她只顾着往火里加柈子,好使水壶早点烧开,让这快要冻死的玛塔喝上热茶暖和暖和。她加完柈子后又出去从驯鹿们的鞍具上拿来一张库玛兰放在玛鲁位置上。

  玛塔坐在玛鲁的位置上,并没有急着翻动手掌烤烤手,而是呆呆地坐着,冰块般的眼珠生硬地在眼眶里移动,密切地注视着小主妇的一举一动。

  小主妇只顾忙活,没有觉察到这一切。

  水开了,小主妇忙找着沏茶,割尅列巴块,将这些放在小茶桌上,又倒了一杯茶水,连小茶桌一起礼貌地递过去,说声:“走了一天了,先慢慢用着吧!”

  玛塔也很礼貌地接过小茶桌。

  小主妇焦虑不安地等待丈夫早些回来。

  玛塔一边吃肉干一边往嘴里塞尅列巴块,木棍上烤的肉串快吃没了,很快就喝完了第一杯茶,但还是一言不发。

  “你的纠在什么地方?”小主妇开口道。

  “不远,不是跟你说了吗!”玛塔有些不耐烦地回答。

  “那你的驯鹿群我们怎么没发现呢?连吃过苔藓的痕迹都没有。”

  “那已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二十多年来我一直是这样的,每到傍晚总是出来走走看看,碰碰运气,找个人陪我聊天,给我做作伴儿。今天我意外地遇上你这样相貌出奇的美人,真是我的好福气呀!我太幸运啦,有你这样的美人陪伴我,是我天大的荣幸!圆了我二十多年的梦。我要珍惜这一时刻!”

  这时,小主妇站起来往外一看,大树桠上的鹿哨、枪和背夹子都不见了。

  对面的玛塔从阴影里冲出来,张牙舞爪地向她猛扑过来。

  小主妇当场晕死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她在丈夫胡天喊地的呼声中醒过来,把发生的事给丈夫讲述了一番,然后就死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丈夫按着小主妇讲述的地方,去了小河沟那边的小山包,发现小山包脚下有一座坟墓,一个男士的十字架完整地立在前面。

  

  注释:

  1、 纠库恰:倒塌了的旧纠架子。

  2、 绊腿棒:80厘米左右长的树干,系在驯鹿的颈下,位于膝盖下方,限制驯鹿的行进速度,防止驯鹿走远。

  3、 敖克温:鹿哨。

  4、 玛塔:远方的客人。

  故事来源:芭拉杰依著《驯鹿角上的彩带》,作家出版社出版,2016年6月第1版,第44-47页。


精彩热点

排行榜

版权所有:福建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 0591-83701727 邮箱:master@fjskl.com.cn

闽ICP备15001769号